xiaosanxiu: 家的气息

家的气息

十一月 23 2012 在 02:26
家的气息 三年之别,我依然心中有那份胆怯,不想回家,怕家里的那个气息。 依然有如孩童时期的那份期盼,期盼着过年,但过年的心境却是大相庭径。幼年的我们贪念的是过年的放假,好吃的,好玩的,以及漂亮的新衣服,还有大年三十夜爸妈给的那为数不多的压岁。“爸妈有女早成人”,不再有幼年过年的那份心境,期盼的那是一个假期,一个能放任自流的假期。
零点才降临目的地,自不敢惊扰父母的清梦。直赴大嫂家,大嫂的候门,带来亲情的暖意拂去冬夜归来的我携提的寒冷。温暖地拥抱家的气息,久违的家的气息。
享受着放假第一天的懒觉,醒来就听见父亲的“咳咳”声。“爸、爸、爸”我赖在床上高声叫着。“啥事呀,还不起床呀”,我的脑子里浮现着父亲的语气、语态与语言,父亲不差分毫地在卧室外应着。老疙瘩的我永远能在父亲那里得到宠爱。 我震惊于我见到的父亲,悲怆在心底直至今日,我恨自己的没有出息。呢帽未能遮挡住鬓角处那耀眼的白,岁月无情地写意在父亲的额上,龙钟的神态也没有忘记亲临父亲,我记忆的长河里怎么都没有这样的概念。我知晓着父亲的年龄,并在很久以前就开始向父母报道快乐的声音,即使是虚构的故事,我也只是传递着无虑的信息,怎么也没有想到父亲如此苍老的身影,唯有父亲看我的眼神,依然充满着对我的关爱。 跟着父亲回到新屋,我慈爱的妈妈正弄着午饭,我知道妈妈的心态,她想在这短短的假期里,将家乡的美味通通填进我的肚里。心里早有的准备也未能抵挡住岁月的残忍,看见妈妈流着泪地责备“早回来了,不说早点过来看妈妈,还睡懒觉!”。心碎如镜碎,碎裂的棱角揉磨着本就流泪的心,强烈自责着自己,偷闲着懒觉的舒适,而无顾及亲人的期盼。拥抱着我的母亲,给母亲一个爱的吻,岔开那沉重的话题,不能让泪也在我的脸上恣意,不能让她看到我内心的无助与凄冽,不能让妈妈多病的身体承受刺激。
我渴望着的、期盼着的、神往着的家的气息。
家的厨房、家的采办、家的清扫、家的嘻戏、家的拌嘴抬杠,还有大家围桌而餐的热闹……

分享

添加评论

访客不能"添加博客评论". 请登录.

评价

你的评价: 0
全部评价: 0 (0 投票)

标签

感想